星期六俱樂部

第一章

  出差了一周,已經窩了一肚子火,一出機場我就急慌慌的往家�趕。一想到

嬌妻高挑苗條的身材,雪白滑膩的肌膚,摸上去彈力驚人的小屁股。還沒走到樓

下,下面已經堅硬似鐵了。我因爲工作的原因,每月總要出差一兩次,多則十幾

天,少則兩三天,這次的差事很順利比原計劃提前了幾天,我本來告訴老婆至少

要十天才能回來。我急不可待的回家固然有一洩欲火的需要,也有給妻子一個驚

喜的想法,行李箱�有我特意爲肖彤挑選的一件火紅色帶帶貂領的長風衣,花了

我小半個月的薪水。

  迫不及待的打開房門,悄悄地進屋,已經快到晚上九點了,這時間肖彤一般

都會在家窩在客廳寬大的沙發上一邊看煽情煽到死的韓劇,一邊可憐兮兮的抹眼

淚,真不知道哪有那麽多可感動的。客廳�沒人,沙發上有一件淡黃色的小吊帶

上衣,我知道平時晚上肖彤喜歡在家穿這件小吊帶,配上短裙或者小短褲把高挑

熱火的身材襯得玲珑畢現。我蹑手蹑腳的走進臥室發現也沒人,舒服的大雙人床

上夏涼被堆成一團,床單也皺巴巴的,地闆上扔著一條白色的小短褲,床頭櫃的

台燈上套拉著一條黑絲襪,窗台的飄窗上有一條揉皺的帶紫色花邊小內褲,我有

點想笑,平時肖彤是個很愛幹淨的女孩,我有時把襪子亂扔就會引來妻子一頓數

落,這幾天不在家,老婆居然原形畢露。呵呵,我一陣小得意,心想這下抓到你

的現行了吧,以後看你還敢說我不愛衛生亂扔東西。

  我悄悄退出臥室走到廚房門口,廚房門開著�面也沒人。地上卻扔著一雙紅

色的高跟鞋,一條黑色絲襪,與我之前在臥室見到的那條黑絲襪應該是一雙,肖

彤平時也愛穿絲襪,不過怎麽還在廚房扔一條,臥室扔一條,我有點搞不清狀況。

忽然我發現廚房竈台上有一條黑色的布條,開始我還以爲是抹布,走過去一看,

我吃驚地發現這竟然是一條黑色的丁字褲,據我所知肖彤可沒有這東西,雖然我

也很想讓她穿些有情趣的東西,可妻子總是不肯,我還說她封建一點都不像時尚

的白領一族呢。我感覺有點不對勁,在丁字褲上居然看到上面有一團汙漬,我拎

起來嗅了嗅一股鹹腥味,我一下腦袋就懵了,這是男人精液的味道。

  「肖彤——肖彤——你在哪,出來!」我怒不可遏的喊起來,沒人回應,我

走到衛生間,想看看肖彤是不是在�面,妻子不在,衛生間的馬桶上居然扔著一

條白色帶小黃花的乳罩,這個我倒沒見妻子肖彤穿過,拿起來一看我更疑惑了,

因爲這件乳罩應該比妻子的大,妻子乳房挺翹,盈盈一握被我的大手正好抓滿,

但這件明顯比肖彤的大一號。妻子看來是真的不在家,我再次走進臥室,把床上

的被子掀起來,不出我所料床單上固然有一團浸透的汙漬,同樣一股鹹腥味,我

把床頭的垃圾簍全倒出來,衛生紙!避孕套!一大堆團成團的衛生紙,我破開來

一看,每團衛生紙都有擦拭後留下的汙漬,居然還有3個避孕套!每個都是使用

過的,�面還有黏糊糊的液體。不用猜了,肖彤一定是背叛我了,居然趁我出差

把情夫帶到家�來胡搞,氣死我了!

  我被一陣陣憤怒的情緒支配著,氣沖沖的走到臥室就想給肖彤打電話好好的

質問她,到底對不對得起我。一眼看到沙發上的小吊帶,我有點一樣的感覺,走

過去拿起來一看,剛才衣服下的沙發表面居然還有一片汙漬,媽的,居然在沙發

上也幹了一炮,廚房幹了一炮,臥室至少幹了三炮,衛生間可定也有。想到這我

肺都快氣炸了!這個小賤人,看我怎麽收拾她,從結婚到現在兩年了,我可一手

指頭都沒打過妻子。這次卻生起了好好揍她一頓的想法,然後離婚。

  我掏出電話撥過去,肖彤的手機鈴聲響了很長時間,我快等的不耐煩時那邊

才傳來妻子略帶慌張的聲音,「喂,老公啊」,「老婆,你在哪呢?怎麽這麽就

才接電話!」,「在家啊,剛才人家在上廁所。老公你什麽時候回來啊,人家想

你了!」

  居然還在騙我,我剛想罵她,忽然聽到妻子一聲壓抑的嬌吟。「老婆,怎麽

了?」,「沒事,人家還沒上完廁所就出來了,還想去呢,快忍不住了。」那邊

妻子嬌滴滴的說,我隱隱聽到妻子喘息的聲音都點大,貌似還有吱呀吱呀的聲音。

「老公,我要挂了,快忍不住了。」那邊老婆有些著急的說。不等我回話就挂斷

了電話,不過在電話挂斷之前我清楚地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小騷逼,真賤那!

被我幹著還跟老公打——」

  男人的話沒有說完,那邊就挂斷了。那男人的聲音竟然有些熟悉,我肯定聽

過。

  妻子現在居然在跟另一個男人做愛!在家亂搞還不夠,又跑到外面會情夫。

那個男人是誰,我努力通過有些耳熟的聲音回想,那個聲音我絕對聽過,但也說

不上太熟悉,是誰呢,我坐在沙發上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反正已經這樣了,我

現在應該做的是平靜下來,找到妻子的奸夫,抓住證據。即使無法挽回,起碼離

婚時我要把這個賤人淨戶出門。決不能讓那個奸夫玩了我的女人還占了我的錢。

  心�打定主意,我便把家�小心還原成我進門前的樣子,拎起行李箱出了門。

叫了出租車就往我姐姐家行去,我決心先不打草驚蛇,等到機會抓她們現行。姐

姐從小最疼我,三個月前剛剛生了個女兒,我決定先跟姐姐好好商量一下。

  我進門的時候老姐正在奶孩子,聽進門鈴響,剛把上衣拉下來給我開了門,

一見是我反身坐到沙發上,抱起女兒又將上衣向上拉起,露出雪白豐滿的奶子,

興許是哺乳期的原因,乳房又白又大,暗紅的乳暈上挺翹的乳頭還有分泌的白色

乳汁,老姐將乳頭放進女兒的小嘴�。笑嘻嘻的看著我,「喏,姐姐還有一個奶

子沒人吃呢,要不要嘗嘗,人奶可有營養了。小家夥吃不完,人家漲的難受。」

我老姐從小喜歡逗我,平時我也配合的很。不過今天看著初爲人母姐姐,豐滿白

皙的奶子,我一路壓抑的欲火騰地一下又起來了,看著長相甜美,身材豐滿,乳

房半露的姐姐下面小弟弟居然又硬了,「真禽獸!」我暗罵自己一聲。老姐也看

出我臉色不對,疑惑的的問我怎麽了。

  我一屁股坐到姐姐旁邊的沙發上,想到妻子的背叛,眼圈有些發紅把今天的

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出來。聽完我的話,老姐臉上一陣陰晴不定,最後老姐居

然歎了一口氣對我說:「這事我知道,你別怪肖彤,要怪就怪姐姐不好。」,「

什麽!

  你知道!」姐姐的話讓我吃了一驚。「弟弟,你別著急,這件事我和媽媽商

量過,也知道瞞不了你多久,正想過兩個月再告訴你的,現在你知道了也好,省

的我不知道怎麽跟你開口。」我越發的迷惑了,「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老姐

猶豫的開口道:「你知道肖彤每周六都要參見一個俱樂部吧?」,「是啊,我知

道,不是老姐你介紹肖彤加入的嗎?」我奇怪道。

  自從去年開始,妻子肖彤每周六都要出門參加一個專門教人化妝和打扮的俱

樂部,而且要到很晚回來,有時甚至就在外過夜了,直到第二天才回家。開始我

還很是擔心,可後來直到看到有一個周六,我老姐居然上門來邀肖彤一起去參加

周六俱樂部,我才知道原來我老姐也在這個俱樂部�,而且已經加入俱樂部�三

年了,是俱樂部�的資深會員,妻子肖彤也是老姐介紹加入的。我隨機也就放心

了。

  從此肖彤每周六參加俱樂部活動,我很是支持畢竟不用陪她逛街了,忙了一

周自己也能夠好好休息一下,約三五好友胡天海地一番,反正隻要妻子肖彤去參

加周六俱樂部就一定回來很晚,我也樂得清閑。

  老姐沒有答話,起身想臥房走去,不大會手�拿著一大疊光盤走出來。我看

到每張光盤上都用黑色的油性筆寫著日期,老姐拿起最上面的一張,居然寫著2

011。7。21,這是昨天啊。「弟弟,你先看完這張光盤,我在告訴你吧。」

說完老姐把光盤放入播放機,電視上漸漸有了畫面。一看就是自拍的,不過畫面

第二章

  畫面中顯示的正是我家的客廳,此時我花了近一萬塊大洋新買的55寸的大彩

電中正放映著一部小日本的群P 片子,一張超大的軟床上,三男三女白花花的肉

身滾成一團。這還是我出差前剛下來的走之前和妻子還一起研究過,當時看的我

熱血沸騰當場就在沙發上把肖彤就地正法了。

  「不要嘛,真猴急,前天不是才給了你一次嘛,別扯啊,把人家衣服都扯爛

了,我自己脫。」畫面中傳來女人發嗲的聲音。

  是肖彤的聲音,每次妻子發情時也是一副嗲死人不償命的樣子。作爲肖彤的

丈夫我再熟悉不過了,沒想到她居然對著別的男人也能像對著我一樣發嗲。我迫

不及待的想看看這個在我家看我毛片,玩我老婆的奸夫是誰,仿佛聽到我心聲一

般,拍攝中的DV畫面一轉到了正對著彩電的沙發上。米黃色寬大的沙發上,正做

著兩人,一個是我妻子肖彤,此時她的吊帶已經脫掉仍在一邊,�面居然沒帶乳

罩,兩團翹挺白嫩的乳房正被一隻粗糙的大手不停地玩弄,白皙的乳肉在大手的

蹂躏下不停地變換著形狀,妻子頭發濕漉漉的,臉頰酥紅看來是剛洗完澡此時正

一副迷醉的模樣細細的呻吟,一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那個大手的主人正把腦袋

埋在妻子細嫩光潔的脖項間吻個不停。肖彤下身穿著一件的白色短褲,此時白色

短褲的拉鏈已經拉開了,露出了一段白皙的小腹。那個男人的另一隻手卻伸進了

肖彤白色的短褲�蠕動個不停。隨著男人大手的蠕動,妻子也隨之嬌嗔不已。

  「寶貝,你真美。我怎麽幹都幹不夠,恨不能天天幹你一百遍。把我的大肉

棒天天塞進你的小騷逼�。你說好不好?」

  肖彤笑嘻嘻的用手抓住那男人的褲裆,擡了擡屁股讓那男人的大手更方便在

她下半身的摸索。「人家當然願意讓哥哥的大肉棒天天幹了,每次人家老公不在

家,你都要溜上來,非得把人家插得起不來床才行,還得我都沒辦法伺候自己的

老公了。」

  那男人聞言擡起頭來,嘿嘿一笑道:」你那王八老公這一年多不知被你帶了

不知道幾百頂綠帽子了,告訴哥哥,你給你那王八老公帶了幾百頂綠帽子了。」

  媽的。那男人擡起頭來我一下認出來居然是我家樓下的王常保,這丫比我大

兩歲,以前是搞田徑的,還是省隊的,退役後自己跑起了運輸,幾年下來掙了不

少錢現在自己開了家運輸公司。平時見了我一口一個老弟,狗日的,趁我不在家

居然搞我媳婦,看樣子一年多前兩人就搞上了,這一年多不知道背著我操了幾回

了,一想到我每個月都要出差好多天,媽的估計這小子操我老婆比我操的還多。

怪不得有時候出差回來我想要極了,做起來感覺老婆總是沒什麽激情,好像敷衍

我一樣。開始我還以爲老婆不想要,是爲了遷就我,自己還挺愧意。媽的,原來

是被這混蛋操舒服了,爬不起來床了。

  「真討厭,人家不知道。」老婆嬌嗔道。

  「不知道還是記不清啦,你這個萬人幹千人操的小騷貨,過來給我舔,舔硬

了好幹你。」

  王常保一說完,妻子便聽話的跪在沙發上,解開王保常的腰帶,退下褲子,

掏出那家夥的老二,又粗又大,直挺挺黑到不行,肉莖上的血管像蚯蚓一樣隆起

著,這家夥不愧以前是搞體育的,還真有貨。

  妻子張開紅彤彤的小嘴費力的將粗大的龜頭含在嘴�,賣力的吞吐起來。無

奈那肉棒太過粗大,仍有小半截露在外面。沒弄幾下,王常保就舒服的直哼哼,

「小騷貨真會弄,給老子添直了,好插死你……」。

  看著妻子肖彤不知廉恥的套弄著另一個男人的肉棒,我的心一抽一抽的,說

不出來的壓抑。

  這時畫面往前移動,看來是拿著DV的家夥再往前動,畫面到了廚房門口,透

過透明的廚房門。我吃驚地看到,我的老姐正坐在竈台上,豔紅的連衣裙被撸到

腰間,露出兩條穿著黑色網紋絲襪的長腿緊緊的勾在一的個男人的腰間,白色帶

小黃花的的乳罩被拉下了大半露出一對豐滿滑膩特屬于的哺乳期女人的美乳。抱

著老姐下身的男人不停地聳動,老姐雪白的乳房也隨之顫抖不已,掀起一陣陣乳

浪。老姐嘴中發出一陣痛苦中又壓抑著興奮地叫床聲,那男人卻不出聲隻是埋頭

苦幹。地上一雙隨意踢落的紅色高跟鞋刺眼的落在我家廚房雪白的地磚上。忽然

那男人興奮地「啊」的一叫,下身的聳動明顯加快,老姐也興奮地揚起了纖長白

嫩的長頸,臉向後一仰,發出女人高潮時的興奮壓抑的呻吟。男人一陣聳動後趴

在老姐身上一動不動,過了半天才從我姐的小穴�抽出下體,拿過一旁一條黑色

的丁字褲擦了擦疲軟的肉棒。

  在他轉身的一瞬我看清了這個男人的樣貌,居然是王保常的老爹——王老頭。

媽的老家夥都六十多了居然跟他兒子一起幹女人,幹的還是我老婆和我老姐這兩

個我最近的親人。我來之前壓下的怒火一下有升騰了起來,恨不能把這對禽獸父

子一個一個劈死。

  這時DV畫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老王,換你拍,我來幹幹這騷貨,受不

了了。」

  我忽然一驚,想起之前肖彤電話中傳來的男人的聲音跟這男人一摸一樣,想

到現在妻子可能正被這個男人壓在身下狠狠的操弄,我瞪大了眼睛想看看這個幹

了我老姐又要幹我老婆的家夥是誰。

  畫面一抖,DV被人家了過去,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出現在鏡頭前,操,是我

老闆!劉扒皮!

  這家夥四十多歲,平時又摳門又小氣,長得極度猥瑣,自己老婆又矮又胖,

跟豬一樣。所以這家夥經常公然調戲我們公司稍有姿色女職員。不過他膽子極小,

家有悍妻,自己長的又實在慘了點,所以倒沒真正得手過,沒想到我家的兩個女

人到都被這龜孫子幹了。看到這家夥猴急的趴到我老姐雪白的身子上不停地聳動

起來,我一陣無語,心情沈到了谷底,畫面中的老姐一點抗拒的意思都沒有,反

而性感的美腿再一次的纏到了劉扒皮的腰間,方便他挺動。

  DV的畫面從廚房退出來,再次回到客廳,沙發上,肖彤赤裸著上身,像狗一

樣趴在沙發上,白色的短褲被拉到小腿處,露出雪白的屁股,王保常正抱著肖彤

雪白誘人的屁股挺動,一邊大動一邊對著畫面叫道「爸。這小騷貨真好幹,怎麽

都幹不夠,昨晚您摟著她睡得,怎麽樣,夠勁吧,聽這騷貨叫了一夜,您還真厲

害。」

  畫面中傳來一個老男人淫蕩的笑聲「那是,你老爹厲害著呢!小子好好學著

點吧……」

  「我肏!我肏!幹的你爽不爽,說。我們爺倆那個厲害。」王保常忽然加快

了挺動,大手「啪」的一聲打在妻子雪白的屁股上,一下就浮起五個鮮紅的指痕,

「啊」彤痛苦的叫了一聲。

  「說啊,騷貨!」。

  「啪,啪」又是兩下打在我妻子雪白嬌嫩的屁股上。肖彤熬不住痛,求饒道

:「都厲害,都厲害,你們要操死我了。」

  「比你那王八老公厲害吧。」

  肖彤被幹的身子一陣搖動,「王哥,你真厲害,雞巴又大又粗,比我老公厲

害一百倍!」

  王保常一陣得意的哈哈大笑:「叫聲好老公聽聽,今天老公我就使勁操死你。」

  「好老公,操死我吧,操死我這個小騷貨……」,肖彤帶著哭音高喊起來。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啪」的關掉電視。一臉鐵青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我姐,

等著她給我一個解釋。

  老姐抿了抿耳邊的碎發,坐在我旁邊,慢慢開口道:「其實在你看到的這天

之前,我們已經在你家做了一夜了,每個人都在我和肖彤身上射了兩三次了。你

看到的是第二天白天的,除了老王父子,你姐夫也在,因爲要上班,先走了。我

被劉扒皮,王老頭在廚房幹了一次,後來在廁所了被老王幹了一次,你看到的廁

所�的乳罩就是老王幹我時脫下來的,後來他們父子倆還在你臥室�跟我做「三

明治」,劉扒皮就在旁邊幹肖彤……」

  我聽的一陣眩暈,冷冷的打斷了老姐的話:「沒什麽!給我一個解釋!」

  老姐見我開口,便停下向我繼續描述他們集體淫亂的場景,頓了一頓,眼圈

第三章

  老姐開始告訴我事情的經過,原來這個所謂的星期六俱樂部並不是專門教人

化妝和打扮的,那隻是老姐和妻子應付我的借口。事實上所謂的星期六俱樂部是

一個性交俱樂部,每周六都會舉行一場無遮攔集體淫亂大會。最令我震驚的是俱

樂部的發起人居然是我的老爸老媽,還有我老姐的公公楊叔和婆婆徐阿姨。而剛

才在錄像�幹了我老姐和妻子的王老頭和楊叔原本是老戰友也是俱樂部三對發起

人之一,俱樂部已經存在了十一年了。

  俱樂部所有的成員被嚴格限制,隻有與發起人關系密切的人才能參與。現在

俱樂部�隻有12個人,包括老爸、老媽,楊叔、徐阿姨、老姐、姐夫、肖彤、王

常保夫婦、王老頭以及劉扒皮夫婦。王老頭的老婆以前也是俱樂部的一員,隻是

五年前出車禍死了,後來王老頭就把兒子、兒媳王常保夫婦也介紹進來。老爸老

媽和楊叔、徐阿姨一商量便把老姐和姐夫也拉近了俱樂部。

  姐姐幽怨的告訴我其實她在和姐夫結婚前就和老爸發生了關系,老媽也是知

道的,這也是爲什麽老爸老媽瞞著我卻把老姐拉進俱樂部來。

  我徹底無語了,敢情一家都是男盜女娼,全是婊子賤貨。

  「那肖彤呢,你們亂搞也就算了,幹嘛把我老婆拉進來!」看著老姐我第一

次感覺到了陌生。

  老姐委屈的告訴我「其實我們沒想把你們小兩口也拉進來的,隻是有一回在

爸媽家聚會,正好被肖彤撞見了。」

  「怎麽會?肖彤哪有爸媽家的鑰匙。」

  「我們亂搞了一夜,早上我公公婆婆先走時,沒把門關緊,肖彤敲門我們都

沒聽見,你老婆一進門就被她全看到了……」

  「那就把她拉進去,肖彤能同意?」我了解的妻子原本是一個保守的人,我

們第一次還是在領證的前一天在我百般哀求下,肖彤才給了我,我清楚地記得激

情過後床單上醒目的落紅和妻子羞不可抑的表情,當時幸福的感覺還能清晰記得,

隻是當初嬌羞的妻子已經被衆多的男人在自己白皙嬌嫩的裸體上馳騁過,原本隻

屬于我的銷魂洞曾經被別人的雞巴進進出出過無數回,灌滿了另外男人的精液。

  姐姐有點害怕的看著我鐵青的臉,猶豫道:「一開始肖彤不願意,我們就…

…」

  「就怎麽樣了?」

  「王常保抓住肖彤恩在爸媽床上就把她強奸了。」

  「你們就看著肖彤被那畜生硬幹!」我真的生氣了。

  「我們不是怕她出去亂說,也怕你知道嘛。」

  「然後呢,肖彤就同意了?」

  「沒有,你媳婦開始還硬氣得很,又罵又打的,我和老媽還有王常保的老婆

就按住她的雙手和雙腳,你老婆後來被王常保的大雞吧幹到高潮了,爽的不行,

就這還不願意。于是王老頭、老爸、你姐夫輪流幹了她一遍,最後還拍了視屏和

照片這才讓你老婆乖乖就範了。」

  我恨的咬牙切齒,能夠想到當時肖彤的慘狀。

  姐姐看著我猙獰的樣子,有些害怕的道:「你別看肖彤平時一本正經的,其

實也是個騷貨,被幹了幾次,以後就上了瘾,沒回俱樂部活動她都參加,每次都

要跟每個男人幹一遍的。小弟你不知道吧,你老闆就是那個劉扒皮早就和肖彤有

一腿了,劉扒皮可是肖彤介紹進來的呦。」

  我大吃一驚,「不可能,肖彤不會的。」

  「怎麽不會,你老婆和劉扒皮兩年前就搞上了,開始是在賓館,後來那劉扒

皮小氣得很,連開房打炮的錢都不舍得出,就想了個辦法多給你出差的活,這樣

你不但給他多掙了錢,趁你不在家,這兩人就在你家幹的熱火朝天呢,要不是被

爸媽撞見還不知道這個騷狐狸這麽不要臉呢,當時還裝烈女的。後來裝不先去,

現在要多騷有多騷,誰願意幹就能幹。」老姐一臉不忿的說。

  我在一連串的打擊下,已經搖搖欲墜了。和睦的家庭,娴熟的妻子,這一切

都是假的,隻有我一個人被當做猴耍,胸腔�憋了一團氣,郁悶的我好想要炸開

一樣。

  老姐擔心的拉住我的手臂:「好弟弟,別生氣了,原諒姐姐好不好……」。

  姐姐豐挺的乳房摩擦著我的手臂,一種初爲人母特有的奶香彌散在我的周圍,

十分好聞。看著這個又似清純又似淫蕩的至親,充滿了爲人妻爲人母的誘惑。

  腦海中浮現出姐姐在不同的男人胯下欲仙欲死般呻吟的畫面,「媽的,反正

都快被人幹爛了,是我姐姐又怎麽樣,不過是一條欠幹的母狗。」想到這我心中

壓抑的一團欲火再次並發出來,夾雜著對妻子出軌和老姐的怒火,兩團火焰一下

混合在一起再也壓制不下去。

  我瞪著布滿血絲的雙眼看著沙發上傍我而做的老姐,隻看到一個成熟淫蕩的

女人。迫不及待的解開腰帶,掏出殺氣騰騰的肉棒,一把抓住老姐的頭發就把老

姐精緻的臉蛋就往半硬的肉棒上蹭。

  老姐被我粗魯的行動嚇壞了,吃驚睜大眼睛,一雙白嫩的小手死死的抵在我

的腰間,把臉扭到一旁,害怕的求饒道:「好弟弟,饒了我吧,你弄疼我了,呀

——」

  粗大的肉棒一下塞進了老姐的小嘴�,阻止了老姐的求饒,陰莖被濕熱包圍

著,老姐呼出的熱氣和口水不停地撲到我的肉棒上,漸漸地老姐不再抗拒,用她

濕潤的小嘴緊緊地允吸著我的肉棒,嬌小的香舌不時的撩撥我紅熱的龜頭,白皙

的脖子帶動頭部前後上下的搖動,我扶著她擺動的頭部,看著老姐像小便一樣蹲

在客廳的沙發旁爲一邊爲我賣力的給我口交,一邊露出淫蕩的表情,媚眼絲的望

著我。

  想到現在正在我胯下爲我口交的淫蕩女人是我的親姐姐,一旁的嬰兒車�還

躺著我剛剛三個月的外甥,胯下的肉棒立時又大了一圈。

  再也忍受不住這種倫亂淫蕩的享受,我拉起老姐推到沙發上,抓住老姐的短

裙一把就扯了下來,突然的動作嚇得老姐一聲驚叫。

  「小弟,慢點啊,太粗魯了呀——」

  此時的我哪還顧得了那麽多,就想把這個淫蕩的女人壓在身下狠狠的操弄,

管她是不是我老姐,現在我眼中隻有女人,一個倫亂的淫蕩女人。

  我拽住老姐的內褲,使勁往下扯。

  「慢點,你弄疼我了,哎呀——」

  老姐剛擡起屁股配合我把內褲扯掉,就被我一下壓在身上,一股誘人的奶香

再次刺激了我開始發狂誘人的小穴就插了進去,一捅到底。小穴�濕熱潤滑,沒

有幹緊的感覺,十分舒服。

  「剛抹的縮陰的藥水,真是的,小弟真壞——」,老姐被我壓在身下淫蕩的

白了我一眼,隨手拿起旁邊的沙發靠墊墊在自己腰下。

  我真的插進了自己姐姐的身體�,倫亂的事實刺激的我欲發狂,下身一陣大

動,幹的老姐氣喘籲籲,老姐兩條裸露的的長腿一起圍在了我的腰間,緊緊的纏

住方便我埋頭挺動。

  「啊,好弟弟——啊,幹死我了,我不行了,啊啊啊——」

  我不停的挺動,一陣快似一陣,妻子的出軌,家人的背叛,刺激的我像野獸

一般瘋狂的幹著身下的女人,她不再是我的姐姐,而是一個欠幹的婊子,男人的

玩物。

  在我瘋狂的挺動下,老姐很快就不行了,開始不停的求饒:「小弟,等等,

別這樣,我不行了,你太厲害了,饒了我吧,啊啊啊啊——我要高潮了——啊啊

啊——」

  老姐突然挺起脖子,大聲呻吟起來,雙腿使勁的纏住我的腰,好像要把我纏

進她的身體�,溫熱的小穴�突然一股濕熱的浪水淋在我的龜頭上,刺激的我下

身一陣痙攣。

  「我要射了!」,在最後關頭,我忽然意識到這是餓哦的親姐姐啊。

  我一下抽出陰莖,想要射到老姐白皙柔軟的小腹上,老姐忽然坐起來握住我

的陰莖一口含進嘴�,臨近射精的強烈快感再也壓抑不住,一股股精液直接射到

老姐的小嘴�。在外積攢了好幾天的分量全猛烈的噴射而出,嗆得老姐不停的咳

嗽,伴隨著老姐的咳嗽紅嫩的雙唇外溢出了白色的精液一直流到下巴上,順著脖

子流到雙乳中間的壕溝�。

  待我射完精液,老姐張開紅彤彤的小嘴展示著她的戰利品,滿嘴都是乳白色

的精液,牙齒上舌頭上沾的都是,然後才小嘴一抿,將我射出的精液全都吞下。

  我看著一臉滿足的老姐一陣無力,不停的刺激和瘋狂的做愛完全耗盡了我的

力氣,疲憊的靠在沙發上休息。

  老姐爬了過來張開小嘴再次將我的射精疲軟後的肉棒含進嘴�,替我仔細清

理起淫亂後的汙漬來。

  看著像狗一樣在我胯間舔弄的老姐,我不知道是否俱樂部�所有的男人都享

受過她的服務。

  順著衣領看到老姐兩隻豐滿白嫩的奶子在略顯寬大的上衣�一晃一晃的,剛

才幹的激著急連上衣都沒脫。

  「脫了,讓我玩玩你的奶子,你不是要我吃奶嗎,剛吃了我的奶,現在還回

來吧。」

  老姐聞言吃吃的一笑順從的坐直身子,脫掉上衣,露出兩隻顫巍巍的雪白豐

乳,討好的用手捧著將暗紅葡萄的的乳頭湊到我嘴邊。

  我一口含住,使勁的允吸起來,一股甘甜的乳汁混紮著濃濃的奶香和老姐誘

人的體味流進我早就幹渴的喉嚨。

  「跟爸媽說聲,下個周六我也去俱樂部。」休息夠了的我淡淡的說道。

  老姐聞言明顯一愣,隨即便輕笑了起來,一臉關愛的道:「好的,下周六,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