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故事

(一) 大炕上的娘們兒

這是一個普通的夜晚,夜已經深了,小村的燈光逐漸地熄滅了,但秀蓮家的燈光卻還亮著。

秀蓮的丈夫柱子坐在大門口吸煙,一邊數著手中的鈔票,心里很滿足。

屋里的大炕上,一個男人正壓在秀蓮赤裸的身體上動作。秀蓮的大腿正高高地叉開著,底下的東西讓那個男的干得呱唧呱唧響。那男人一邊高舉著秀蓮的大腿,一邊用粗大的雞巴一下一下地狠命地肏著秀蓮往外凸出的陰戶。

秀蓮一邊和那個男人干,一邊笑嘻嘻地問那男人:「咋地啦?今天這麽猛?

今天贏了多少?」男人喘籲籲地說:「肏!贏了三百多!把那幾個家夥贏得好懸沒吐血!」「嘩!三百多?真厲害!你不光大雞巴厲害,手也夠厲害呢!呵呵!」「咋樣,秀蓮?今天肏得你缛做不缛做?」「哎呦,你這死人呀,好長時間不來了,一來就拿大雞巴狠命锉咕人家,小妹兒的屄都快讓你肏漏了,你可真厲害呦,缛做死了!」「我看呐,我不管贏了多少到頭來都得添乎到你這小騷屄兒里來!」「說啥呢?正經點,好好讓妹子舒服舒服∼∼」原來是這樣!這個男的綽號叫老四,是鄰村一個職業賭徒,今天贏了錢來這里潇灑來了。

秀蓮的丈夫柱子是個沒能耐的家夥,不光掙錢沒能耐,上炕也沒能耐。秀蓮也是個風騷的娘們,早就是出了名的「破鞋」,后來索性也不背著柱子了,柱子呢也樂意,收了錢還幫忙放放風。柱子還愛喝兩盅,喝得迷迷糊糊的時候還自個得意呢——就指著老婆的東西活著呢——自個老婆也不用干活,兩腿一叉怎麽也得五十、百八的呀!

柱子聽這屋里的響聲越來越大,嘿嘿樂了一會,就一邊抽煙一邊看著茫茫的夜色。

屋里老四和秀蓮干得正熱乎呢!老四把秀蓮肏得直哼哼,胸前的一對大奶子也忽閃忽閃直顫悠。秀蓮象個八爪魚似的緊緊抱著老四,把粉白粉白的大屁股直往上頂。

「哎,老四,問你個事,我說你和前屯的那個二愣媳婦咋樣了?

「啥?這事你咋知道了?聽誰白呼的?」「哈哈,還瞞呢!誰不知道啊!前天晚上二人轉散場了之后你和二愣媳婦干啥去了?以爲我沒看著啊?」「咋地?你都看著了?媽呀!你可別給我說出去啊!要了我老命喽!我可不敢得罪二愣,他敢整死我!」「那你說,到底干啥了?」「嘿嘿,干啥?還不是干那事兒,在她家后院高粱地里我殼了她三炮兒,那屄騷得不得了,那水出得比你還多∼∼啊?你不是看著了嗎?還問我?」「哈哈,我是詐你呢!我影影綽綽地看到好象是你和她,沒看清楚∼∼」「哈!你呀!你真雞巴厲害!但這事兒你可別給我說啊!」「哎呀,記住了,但你可要多來我這兒呀!你不來我就說!」「哎呀,姑奶奶,知道了,我要是有錢呐我能不上你這來嗎!來,調過來,撅起屁股從后邊肏!」「呵呵,還玩花活呢!行嗎?來,好了,你肏吧,看能不能讓老娘泄喽!」說完,秀蓮就象小狗似的趴在炕上把個